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綜合論壇 原創小說及文學 「勇者的前奏曲‧孤刃」1章34話 更新於 24/6/1 ...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回覆
樓主: F91西布朗
go

「勇者的前奏曲‧孤刃」1章34話 更新於 24/6/17  

Rank: 1

UID
4480381 
帖子
6 
積分
Good
0  
註冊時間
17-1-19 
在線時間
3 小時 
發表於 17-1-20 06:49 AM |顯示全部帖子
看到第0章的第三段,感覺整體文筆流暢,只是有些「我覺得」的不足之處,在這略略提一下吧,就是諾威爾和盜賊假扮的騎士戰鬥後,那個休息的地方是在哪呢?起初我以為他們已經返回鹿蹄酒館,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給人讀起上來有些想像不到場景的感覺,是否應該加些描述及介紹他們去了哪兒呢?雖然前文有提到他們去了一個建築物中,可是,究竟是留下來還是離開了卻不知道,小小意見,不喜勿怒。

點評

F91西布朗  「但是卻身在建築物內的火堆旁」,其實都有講佢係邊度既  發表於 17-2-12 03:08 PM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94 小時 
發表於 17-2-10 10:31 AM |顯示全部帖子
1章31話 - 蠢動的意志




「啊,看看你,害我把人給殺了啊。」諾威爾隨手揮了下刀,讓上邊的血液灑落在地上,然後看著門外神情鎮靜的那個人:「要是傳了出去那就糟透了啊!你說是吧?歐羅斯……還是應該稱呼閣下是幻術師或是死靈術師之類什麼的?」

濺在尤迪莉婭雪白的裙子上的是黑色的血跡,被斬掉一腿的兩個人並沒有任何痛苦的呻吟,他們就只是一直試圖站起來,就像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一條腿似的,直到傷口不再流出血液,兩人亦倒在地上,偶爾又抽搐一下。

「奈爾,原本就沒聽說過你的名字,我還特意的找人到匹斯市打聽一下,但就我看來,這一位「普通的冒險者」可是一點都不「普通」啊……呼呼……」門外的歐羅斯從衣間拿出一個木製的面具戴在臉上,語調也從歐羅斯那年輕的聲線慢慢的變得沙啞,就像是把生滿鐵鏽的鎖一樣:「畢竟「一般的冒險者」可不能一眼就把我的幻術看穿嘛……呼呼呼……小子,你是何方神聖了?」

「啊啊……身為一個「普通」的冒險者,如果連這種幻術也沒辦法看穿的話,我可能早就死了幾百次了,而且,我可不喜歡這種互相問候的社交辭令。」諾威爾直接向門外的人斬去,並沒有給予他回避的時間,就這樣把他給斬成兩邊。

但也如諾威爾的猜測,旅館地板上只有一件被諾威爾砍成兩半的斗篷,並沒有什麼血肉和骨頭,諾威爾再回望過去,原本躺在地上的兩具屍體已經化成兩灘黑色的血水。

「呼呼……閣下真是讓我太驚訝了!害我都不敢跟你面對面的談話了啊……我看這樣好了,讓剛剛那個坐在房間裡的小娃兒拿著星霜之淚,去到煌焰城外南邊的一個地洞內給我好了,不然日出的時候,那一位原本在一薊家裡睡得香香、現在在我這邊作客的小姐就會死。」縱使那個人已經不在現場,但諾威爾仍能聽到他的聲線。

「嘛,原來是為了我手上的這顆寶石,這可好談。」諾威爾雖然不認為能看到什麼可疑的人,但也隨意的看了看四周,旅館內一片死寂,就只有火爐燃燒著的木柴噼啪作響:「那個女的生死可不干我的事,我要30萬令茲,你說一句「好」我就親自送到你的手上,不然就算你拿整個煌焰城的人命來跟我說也沒用。」

「嘿嘿嘿……抱歉抱歉,原來就只是個見錢開眼的「普通」冒險者。」

「我討厭別人對我動刀動槍,但是我可不會討厭你的令茲,啊,記得不要用幻術唬弄我,不然你就死定了,你知道我能看穿幻術的吧?」

「這簡單!把星霜之淚拿到煌焰城外南邊的地洞,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寶石。」

「沒有問題。」

「嘿嘿……看來有人來找你了,我就先退下囉,呼呼……」直到那種被監視的感覺消失後,原本掛在牆上的燭台掉到地上,把木製的地板燒了起來。

諾威爾走了過去隨意的踏了幾下把火弄熄,看了看地板燒焦的痕跡,原來那是一個煌焰城外的地圖,大概也是那個人留下來的吧?






「奈爾大人!」甫聽到「大人」這兩字的稱呼,諾威爾就知道來的人應該是一薊家的下人。

那麼由那個人口中所說的話大概也有幾分真實存在吧?安格妮絲也在他們的手上。

「一薊家被一大群屍人襲擊吧?仇大人應該沒事,阿托斯也應該能全身而退,安格妮絲被抓走了吧?」諾威爾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膀,他氣吁吁的喘個不停,上氣不接下氣。

「對……就如大人的話那樣。」

「真是的……開價30萬真的是虧大了……回去跟仇大人說,我回來再跟他算這筆帳。」說罷諾威爾就回到房間裡:「尤迪莉婭,換個衣服……喔?」

正當諾威爾回到房間想要叫尤迪莉婭換掉沾上黑血的衣服時,坐在原位的尤迪莉婭身上的衣服卻沒有半點血跡,而地上仍然殘留著兩灘黑血。

「要走了。」也許是自己走出房間的時候好就換掉了吧?諾威爾沒有想太多,把原本脫了下來放在一旁的大衣隨便的套在身上,然後一把拉著尤迪莉婭的手走出旅館。

理所當然地,旅館裡的人都被人殺害了,這點諾威爾毫不意外,畢竟對方連一薊家也敢襲擊,旅館裡的人當然也不會倖免。





稍後時間,一薊家

「傷亡如何?」雖然已經有一把年紀,縱使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但仇卻像是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似的,即使他身邊盡是屍骸,可想像剛剛的戰況是有多激烈,但他只是平靜的詢問著身旁的近侍。

「傷員集中在寶物庫和庫房,對於其他地方的攻擊就像是要拖延時間一樣,總共有二十多人死亡,五十多人受傷,當中十多人重傷。」侍衛頓了一下,又繼續說:「庫房有被搶劫,損失……」

「不用計算這個,把仍能動員的人找來,挨家挨戶的把城裡的人帶過來或是到祠廟,讓他們拿好自己的貴重財物,動作快。」

「先生!安格妮絲被他們抓走了!我要去把安格妮絲帶回來!」說話的人正是阿托斯,作為鐵衛軍的一員,雖然沒有完全的狀態,但是腿上的傷已經處理好了,光憑自身的武藝就足夠讓屍人統統倒下來。

「阿托斯,去搬運傷員,處理死者。」仇看著阿托斯,兩人視線接觸到的一剎,阿托斯原本想說的話就硬生生的吞到肚去,仇的眼神滿是不容侵犯的威嚴,僅僅一眼就將阿托斯震懾住。

「但……但是安格妮絲……」過了半響,阿托斯才再次開口說話,之前的衝勁已經消失殆盡了。

「想清楚現在什麼才是你眼前能做的事。」仇丟下這句話,就轉頭處理其他事了,留下阿托斯一人在原地。





「報!」剛剛那個去找諾威爾的人氣急敗壞的趕到仇的面前,幾乎用仆的跪在他前邊。

「說吧,那個人有什麼要跟我說了。」

「奈爾大人說,回來再跟仇大人算帳,然後就帶著他的女人駕著馬車走了。」

「嗯,辛苦你了,再來就去這個地方……找這個人,說……」

那個人看了看地圖,點了點頭然後就騎上馬離開了。

原本應該忙得頭昏腦脹的仇,此刻腦內卻想著諾威爾,他拿出懷中的煙斗,深深的吸了一口。

「那個人,可能才是最危險的人。」






待續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94 小時 
發表於 17-6-7 05:22 AM |顯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後由 F91西布朗 於 17-6-7 05:33 AM 編輯

1章32話   陷阱與狂怒


半小時後,約定的地點

諾威爾駕著馬車來到約定的地洞前,馬車的車廂內尤迪莉婭安然的坐著。

如果要說在有屍人出波的煌焰城裡最安全的地方在哪裡,那絕對是在諾威爾的身旁。

「到了,接下來跟好我。」

諾威爾跳下馬車向著她示意了一下,尤迪莉婭從後邊離開了車廂,兩人就這樣走進洞內。







出乎意料地,對方並沒有選擇隱藏起來,洞穴裡燈火通明,諾威爾甫走進洞裡,就能看到不遠處有兩人等著他們。

「應該說「沒想到你會是這麼卑劣的人。」嗎?歐羅斯。」當中一人就是在神武祭裡面碰過頭的歐羅斯,當諾威爾說到他的名字時,他把臉稍稍低了下來:「至於另一位,我就不說什麼了,快點完成交易吧。」

「嘿嘿嘿……為了你的30萬我可是多費了一些手段啊……」那個男人指了向一旁的好幾袋金幣說,不用想也知道這是在一薊家中搜刮出來的錢財:「星霜之淚呢?」

「當然在這裡。」諾威爾從一個小布袋裡拿出了一枚藍寶石,其一吞一吐的光芒正示意著這是真的星霜之淚:「但我現在要多一個條件……那個一薊家的女孩。」

「呼呼……真是個貪心的人啊?也罷……」男人招了招手,身後的兩個人把安格妮絲帶了出來,大概是被抓走時用了點藥吧?她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那就給你吧。」諾威爾把寶石放回袋裡丟向歐羅斯,歐羅斯看了看寶石,然後就交給了男人:「嘛,這只是好讓我再跟一薊那老頭討點錢……!」

鏗!

剎那間的本能反應把腰間的刀抽出來,一刀把安格莉絲手上的匕首斬斷,儘管是被什麼控制了,但跟諾威爾的體能和反應比起來安格妮絲差遠了。

「是死靈魔術嗎……?也就是說……」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刀柄擊打安格妮絲後頸的位置,使得安格妮絲跌向尤迪莉婭的方向,尤迪莉婭雖然跌坐在地上,但仍然小心的將她抱在懷內。

「對!這個女孩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死了,呼呼呼呼……」男人卻一臉得意的笑著說:「一薊家的寵姬,有這種下場倒是剛好!」










但在這個時候,歐羅斯卻後退了一步,一道冷汗從額角直往下流……

他看著諾威爾,不知怎的自己的本能一直在強迫自己注意著他,就像只要鬆懈了那個一秒自己就會被他啃噬蝕盡。

「我說,死靈法師,你叫什麼名字?」

「哈?你知道我的名字又有什麼用……嗚啊!」

嘭!

沒等對方說完,諾威爾就已經來到他的面前,雙手緊握著不祥的黑刃、伴隨著強烈的怒意猛地揮下,要不是歐羅斯趕到前邊把攻擊擋下來男人早就被斬開兩邊,力度之猛直接把兩人推撞到牆上,被歐羅斯壓住的男人只覺得胸間一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我叫諾威爾,我要殺了你,盡我的所能。」

他從衣間抽出數把飛刀,興平常不同的是,黑刃的飛刀因被注入了氣而閃出光輝,飛向歐羅斯。

正當歐羅斯要把迎面而來的飛刀打下來時,飛刀卻以平常不可能的方式繞過了他飛向男人,在錯愕之際他勉強把其中兩把飛刀打下來,但仍是有一把飛刀插在男人的胸膛上。

看著眼前的諾威爾,原本就想到對方應該很強,但就只認為對方只是比歐羅斯強一點點,在這個洞穴裡還有自己數以百計的屍人部屬,加上安格妮絲的偷襲,這應該是萬無一失的狀況,沒有弄到這麼狼狽的理由……

「歐羅斯!快把那兩個女孩殺了!」

這個男人也許如鬼神般的強大,但他身後的女人可不是,借著攻擊她們也許可以抽出一點空間讓自己逃走,在使喚屍人攻擊的同時,男人亦同時叫手上最強的棋子向著手無寸鐵的少女下殺手。

但歐羅斯還沒有行動,諾威爾就已經搶到他的面前,他只能勉強舉刀硬生生的擋下了諾威爾的橫揮一斬,其力道要比在神武祭時還要沈重得多。

原來眼前的諾威爾在神武祭時,壓根就沒有使出全力。

正當這個想法充滿了歐羅斯的腦海時,諾威爾用手上的刀刃把他的刀壓到地上,倏地轉身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踢飛向好幾米的石壁,衝擊力大得把石壁撞破了,歐羅斯也暈死過去。






正當諾威爾想要回頭把尤迪莉婭身邊的屍人解決時,一道光芒使得他停了下來……

準確點說是由尤迪莉婭身上所發出的光芒,柔和的、溫暖的光芒,身旁的屍人紛紛停了下來,倒在地上。

「是嗎……這就是你被稱作「聖女」的原因嗎……?」

男人早就趁諾威爾對付歐羅斯時逃到洞穴更深處,在不知道前方還有幾多陷阱的狀況下,諾威爾把刀收起來,慢慢的走到尤迪莉婭的身邊。

即使每一步也有著屍人倒在腳邊,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諾威爾覺得沒有把刀拔出來的需要,更別說警戒什麼的,那一道光芒是如此的皎潔無暇,又是何等的神聖不可侵犯,脫離了正常人類能認知的範疇……

「是傳說故事中,勇者和聖女所使用的神聖之力嗎?」諾威爾注視著尤迪莉婭,這個與自己格格不入的少女。

儘管這道光芒與自己毫不相稱,但也許每一個人也不能討厭這片純白吧……這種屬於「勇者與聖女」的力量,我能使用嗎……?



待續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94 小時 
發表於 17-6-15 03:54 AM |顯示全部帖子
1章33話 聖女之願力



隨著圍繞著尤迪莉婭身邊的光消散,四周的屍人亦倒下了,施加在他們身上的魔術也被解開,變回了普通的屍體。

「你還好嗎?」諾威爾來到尤迪莉婭的身邊,她坐在地上,把安格妮絲抱在懷內,緊緊的盯著她的臉……

想到安格妮絲這個女孩一直對尤迪莉婭也很不錯卻落得如此的下場,諾威爾能理解現在的尤迪莉婭是抱著什麼感情來看著懷裡的安格妮絲,應該是有點不捨吧……?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把她交給我吧,我們該走了。」

諾威爾輕輕的拍了拍尤迪莉婭的肩膀,少女無邪氣的眼眸看向諾威爾,卻沒有絲毫的感情。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間傳來聲音,諾威爾心裡一陣納悶,聲音的方向與歐羅斯的位置正好相反,如果說那邊有什麼東西的話,那就只有……

「嗚啊……很痛……」

其中一個倒下了的屍人支撐著身子站了起來,但卻沒有屍人的那份狂暴性,他用沙啞得就像聲帶跟他的身體一樣腐爛了的聲線說著,然後用那只剩下一隻的左眼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就發出了這陣難以形容的慘叫聲,就像是……無法相信自己以這種模樣再次活著、人類沒有辦法用正常方式所發出的尖叫似的。

諾威爾立馬就明白到這是什麼一回事……死靈魔術被解除的原因,就是因為剛剛尤迪莉婭所發出的那一道光讓所有的屍人都由「屍體」變回了「活人」。

不再是屍體的活人,死靈術士的操屍術當然會失效。

沒有讓他再受更多的痛苦,諾威爾上前右手一掠,黑色的刀刃割破了他的咽喉,把那個因為身體腐蝕而痛得死去活來的人變回了屍體。

「看你幹的好事……」諾威爾看了看尤迪莉婭,然後逐一把活過來的屍人再一次殺害,完事之後,再次把視線落在尤迪莉婭懷內的安格妮絲,而尤迪莉婭則只是默默的看著諾威爾把她復活的人殺死。

他看著安格妮絲,心裡不斷的問著:要下手嗎?

他拿著那柄今天殺了很多人的黑刃,猶疑地看著坐在地上兩人,這真是他今天最傷腦筋的問題。






「嗚啊……很痛啊……」

沒多久,安格妮絲也醒了過來,她摸了摸後頸的位置,那是諾威爾下手打昏她的部位。

「這樣,還痛嗎?」

尤迪莉婭輕輕的用雙手覆蓋著安格妮絲揉著喊痛的地方,一陣又一陣溫暖的感覺馬上就舒緩了痛楚。

「呼,很舒服呢!謝謝!」

「身體還好嗎?」諾威爾走了過來,刀子拿在手中還是沒有歸鞘,大概,如果安格妮絲跟剛剛的屍人一樣情況的話,他也會砍下去吧……?

她慢慢的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沙塵:「右手好像還是有點痛,但是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哇!」

這時候她才意識到,四周早已被諾威爾弄得血肉模糊的光景,畢竟要確保對方死亡並且不再被死靈術士使用就只能讓他們頭身分家,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手法。

「害怕嗎?不用擔心,他們再也不可能站起來。」諾威爾趕快扶著受到驚嚇而雙腿發軟的安格妮絲:「英雄的故事總是伴隨著美化了的腥風血雨。」

「我……奈爾哥,抱歉,雙腳使不上力。」在身體接觸的瞬間諾威爾亦順道確認了,她的脈搏和體溫也跟正常人沒有分別,這才使他稍稍安心下來。

「沒關係,尤迪莉婭,你先扶她回到馬車上,我處理一下洞內的男人然後就會跟上來。」

尤迪莉婭聽到之後扶著安格妮絲的一邊肩膀,她們兩人一拐一拐的離開了洞穴。




然後,諾威爾看了看四周,歐羅斯仍然暈死在原位,他記得那傢伙的武器是繩鏢,把繩鏢找出來之後縛起了他的手腳。

一切妥當之後,他把刀收回鞘內,雙手從衣間各拿一柄飛刀在手上。

並沒有任何想要對話的意思,見到他的人就直接殺死,然後回去,這就是諾威爾現在心想的事。









待續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94 小時 
發表於 17-6-24 05:10 AM |顯示全部帖子
1章34話 星霜之嘆息



無後顧之憂後,諾威爾直接走進洞穴的深處。

原本他心裡暗付會有更多的陷阱,但意外地,掛在岩壁上的火炬使四周燈火通明,亦看不到有任何陷阱之類的東西。

大概那個術士已經不再有什麼把戲了吧?他走過了一段走廊,來到一個寬廣的空間。

這裡放置著一副又一副的棺木,凌亂而隨意地放得四周也是,把掛牆的光源阻擋住;術士站在空間的中間位置,他的前方放置著好幾樣像是供品的東西,看上去就像在進行什麼儀式似的。

原本想直接殺死術士就離開,但是諾威爾卻把手上的飛刀收回衣間,因為那個術士已經沒有半點活著的氣息-他已經死了。

吸引著諾威爾視線的,就是那枚停留在半空之中、不斷閃閃發光的寶石-星霜之淚。





「呵呵……一薊家的走狗!你走進來是想殺我出氣嗎?真是可惜啊!我已經死了啊!」

雖然眼前的術士已經死去,但是術士的聲音卻仍能傳到諾威爾的耳邊,四周的灰塵凝聚起來構成了模糊的人形。

「別擔心,要出氣的話我還是能在你的屍體上劃上幾刀。」

諾威爾一邊回話,一邊目測著寶石距離地面有多高,看看能不能拿到。

粗略的估計,寶石最少浮在十米以上的空中,雖然能夠靠四周堆放的棺木作為踏腳點試試看,但諾威爾想了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真是悠閒啊!呼呼……我看你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回事吧!你就在我對一薊仇和他那個煌焰城的復仇當中溺死吧!」

在話說完之後,灰塵人形消散於無形,乾燥的洞穴裡,諾威爾卻感到了一陣潮濕的感覺……

他看了看浮在半空的星霜之淚,斷斷續續的灑落水滴,發出的光芒耀眼得就像個小太陽。

麻煩大了,諾威爾的直覺意識到這件事。

他轉身就跑,跑沒兩步身後就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巨響,身後的火炬被不知從哪來的水流淹熄,濕潤的空氣不斷的追趕著他,澎湃的急流洶湧而至,把步伐停下半秒也會被捲進去似的。

雖然諾威爾懂得游泳,但是在這種洶湧的水流之下無法呼吸,懂得泳術也不可能活得下來,所以他就只能一直向洞外跑,希望能夠趕在自己被水流吞噬之前去到洞穴的外邊。

「嘖!」

飛快的跑過走廊,來到剛剛打鬥過的那個空間,歐羅斯仍然被縛在原地,四周也散落著七零八碎的屍塊,諾威爾看了眼歐羅斯,激流卻已經來到身後,讓他打消了救走他的念頭,直接跑向洞穴的出口。

要填滿那個空間雖然要一點時間,但是諾威爾在逃出洞穴之後仍然不能放下心來,他急忙的走向馬車,正當想要駕車離開時,水流已經湧出洞口。

「可惡!尤迪莉婭!安格妮絲!抓緊我!」

眼見馬車逃不掉,諾威爾看了看兩邊的山壁,飛快地射出十數把飛刀把它們釘在壁上形成了好幾個踏腳點,再一手抱起一個女生,腳一發勁躍到了飛刀上,雖然兩手也抱著一人但仍然靈巧的躍上了山壁。

在諾威爾來到安全的地方後沒半刻,暴發的水流就把馬車連馬匹沖走,一直向著煌焰城的方向沖去。





「呼啊……這還真是……驚險呢!」

腳尖剛踏在地上的安格妮絲,看著原本站著的道路現在已經變成洶湧的急流,靠著那一些仍然釘在山壁上的飛刀才能活下來,她抬頭看了看諾威爾,他小心奕奕的放下了尤迪莉婭,然後就攤坐在草地上,剛剛的一連串超乎常人的行動,剎那間的消耗之巨大,掏空了諾威爾的氣力。

「這不算什麼……我遇上過更驚險的。」

雖然諾威爾口中這樣說,但是配合著他那有點凌亂的呼吸和滿頭的大汗,安格妮絲看在眼裡不禁笑了出來。

眼前的這個人,簡直就像是那一些小時候每次睡覺時保母們都會說的那些英雄故事那樣,又是這麼的實在於她的眼前。

「真的嗎!?那務必要跟我說!」

就像是自己一直憧憬的「英雄」一樣。





直到第二天的破曉,水才停止從山洞內湧出來,洪水直接把身處谷地的煌焰城沖毀,遠看過去只有幾個地方沒有被淹沒,當然,一薊家的大宅是其中之一。

諾威爾他們身處的地方現在就像是小島一樣四周也是水,除了旁邊的山峰能証明這曾經是個山之外實在看不出來。

在野外露宿對於諾威爾來說不是新鮮事,一直跟在身邊的尤迪莉婭也曾經過上了好幾次露宿的日子,但這對於安格妮絲來說卻是件新奇的事,總是有人侍奉著,就算在野外也是睡在馬車車廂內,更不要說阿托斯會讓她過上半點吃苦的日子了。

「多謝款待!這個肉是什麼來著!?」安格妮絲拿起了一根肉串,興高采烈的向一旁的諾威爾問著,畢竟食物是他找回來的。

「是這個。」諾威爾把放到一旁的蛇頭拿給了安格妮絲看,上邊插著一把小刀:「牠的一點毒液就能夠殺個幾十人……喂喂!肉沒有毒的給我吃下去!」

「但很噁心啊!這個。」安格妮絲放下了肉串,即使那烤得香噴噴但就是提不起勁來。

「哼哼……蛇的話,在和族人眼裡,不只是牠們的肉能吃,還有這個!」諾威爾用刀開了個口,把手伸進蛇的體內,找出一個黑色的小塊遞向她:「牠的膽子!這個還是和族人喜歡的下酒物呢!要試試看……喂!不想試也不要丟掉啊!」

相比起這邊的吵鬧,尤迪莉婭就只是坐在一旁,默默的把肉放到口裡。





在用餐後沒多久,諾威爾看到從煌焰城的方向有三條小船過來,就讓尤迪莉婭看著船,讓船到來的時候告訴他,自己則是在一旁小睡一會。

畢竟在這種地方露宿,自己必須要保持警覺,所以兩天下來沒有一小會能好好休息的時間。

「安格妮絲!你沒事吧!」甫下船阿托斯就走向安格妮絲的方向,但是安格妮絲卻沒有理會他,她來到諾威爾的身旁搖了搖他。

尤迪莉婭亦在他的另一旁搖了搖他的手臂,諾威爾按著自己的額角坐了起來,看著神情有點難看的阿托斯,他身後還帶著好幾個侍衛。

「她沒事,給老子、我!給救下來了。」諾威爾知道阿托斯對安格妮絲的情感,所以故意的捉弄他,語氣之中帶有挑釁:「真慢啊……我還以為你會更早來找我,畢竟營火昨天我就架起來了。」

「仇大人要找你,跟我來。」雖然被氣得不輕,但是阿托斯仍然故作鎮靜,把怒火壓下來。

仇大人對他委以重任,安格妮絲又被他迷住了,自己又不夠他打,這口悶氣除了硬生生的吞下之外還有什麼解決方法!?

「對呢……也是時候跟那老頭算帳了。」

三人跟著阿托斯登上小船離開,向著一薊家開去。




待續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20-11-24 09:04 AM , Processed in 0.05054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Sponsor:迷你倉 , 網頁寄存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