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FUN論壇

 

 

搜索
2000FUN論壇 綜合論壇 原創小說及文學 [遊戲改篇原創小說] 夢之歷險-銀色的流浪者 新設更新點 ...
返回列表 發新帖 回覆
查看: 74027|回覆: 6
go

[遊戲改篇原創小說] 夢之歷險-銀色的流浪者 新設更新點 更至第2章 想看後繼可進帖點連接點 24/2 [複製鏈接]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1#
發表於 17-2-23 07:51 PM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打印
本帖最後由 Kahori 於 17-2-24 01:43 AM 編輯

原本在遊戲版區-夢之歷險內連載,但版區人流不多,而且原創小說很多也不是很快能吸引讀者,或者是我個人有點期望過高,如果有能改善之處就告訴我,雖然是改篇遊戲而寫成,很多地方如果有玩過的讀者應該會覺得熟悉,未玩過的讀者會比較....有不有趣還是交給讀者們來想想。

我打算放在這邊一同更新,想讓此作品能分享給更多讀者,自話自說就到這裡,先放出序章以及第一章~

以下為遊戲版區那邊的帖子,應該兩邊都會更新一下

遊戲版區小說帖連接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2#
發表於 17-2-23 07:53 PM |只看該作者
序章

「這兒是…那…」
如夢初醒,睜開雙眼只看見一片沒有白雲的蔚藍的天空,如夢幻故事中的天空與國度一樣,自身躺臥在無盡的草原上,只見遠處有散落一處的岩石。
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一切事情的開始是在下班回家時發生的奇異事情。
「懷文!下班後有空嗎?今天的生意談成了,同事們正要舉辦慶功飯局,來嗎?」
「不了!還要回家給幫忙替老媽做晚飯,抱歉。」
雖然是這麼說,但真心不想去熱鬧的地方,說不上是不喜歡,只是不想與他人近套乎,討厭身邊的眼光。
「真是有孝心的人,我家裡有其他弟妹們照顧家母,那麼我先走,明天見嚕!」
男子轉身趕到人群之中,只剩下懷文一人。
吵雜的聲浪正在漸漸遠離懷文,懷文看到這景象後,放鬆心情,提起袋子收拾文件,電腦傳出收發電郵的聲音。
「沒有發件人名字,這是什麼惡作劇。」
突然銀幕中出現一個小視窗,寫道:「你討厭現實的世界嗎?」「YES/NO」
討厭還是不討厭嗎?從來沒想過這樣的問題,但是確實是開始討厭了。懷文用滑鼠移動,點了「YES」的選項,突然眼前變成一片白光,因為太過刺眼的關係,懷文閉上雙目,身體用不上氣力,被不知明的吸力拉進去。


TO BE CONTINUED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3#
發表於 17-2-23 07:55 PM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Kahori 於 17-2-23 07:59 PM 編輯

第一章 進入異世界

「是夢境嗎?」

懷文撫摸自己的手和臉,發現與自身的年齡的身體極不相符,再者是身上的衣物並不是西裝服飾,而是一件包圍全身的藍色長袍,還有些許重量,肩膀上有黃金般盔甲,護盔甲的位置將胸部包圍起,記起了這是現今還在玩的遊戲-Nostale(Nomad of silver spirit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中,名為咒術師的職業,遊戲角色中所穿的克拉爾米迪倫法袍。

「遊戲角色身穿的防具為何會在自己身上,而且這種違和感是怎麼回事?」

懷文看向身旁的武具,像是傳說神話中見到的詭異寶杖,把它拿到手上。

卡頓部米倫法杖,擁有太陽神的魔法力量,在咒術師職業中被稱為的最強力武器。

遊戲中需要花上很長時間才能收集得到的素材所制造的裝備,防具也是使用相同的素材所制造出來,裝備的品質在遊戲時又分為八個不同的稀有度,從最低稀有度開始排行是可用、好的、高級、優越、古代、神秘、傳說、神話,而這把法杖的稀有度是傳說級,法袍的等級也是與此法杖同等擁有相同的稀有度。

懷文為了想知道自己是否還身在夢境中,他拿起地上的碎石撞擊自己的左手。
結果可想而知,手部只留有紅腫,卻沒到流血的地步。

「感覺到些許痛楚,頭腦還是很清晰,沒有暈倒的狀況。這是說明了這不是原來的世界,而是異世界嗎?」
這樣的問題當然沒有得到正確的回答,懷文起身了。開始觀察四處的環境,毫無疑問,這不是遊戲的世界,而是真實的現實世界。

懷文從身上的物品開始調查,腰部只有一個約六吋長度的方形布包,伸手進去,內部的空間比起外面的世界,不是同一個次元,裡面的都是遊戲時代曾放進背包內的道具,找到像卡片的道具,取了出來。

懷文取出的是遊戲時所使用的變身卡片,思考着這卡片能否使用的疑問,突然被重光包圍,外表變化了,背部有深藍色的披肩,上半身沒有穿衣服,下半身只有深藍色的褲及鞋子,手拿著的武器變成了幼小的粉藍色法杖。

青魔法師(Blue Magician)人物變身卡片,擁有操縱水屬魔法的能力,曾經是懷文最喜歡使用的卡片。




懷文考慮到只有自己一人的關係,測試一下在這個世界如何使用自身的力量保護自己的安全,他從腦中摸索出各種的方法,卡片的技能名字如同腦中的文字那樣,漸漸印在自己的記憶中

《水神祝福(Blessing of water)》
身體從腳下被洶湧的波濤所包圍,一會兒後水消失了,但是感覺到力量湧至全身。

使用卡片時,技能與效果及相應的知識都會自然流入腦中,之前並沒有記住卡片上的技能名稱及效果,現在相關的資訊卻變成自己的東西一樣。

懷文卻沒有放鬆心情的思緒,心裡開始擔憂像自己那樣從別原來的世界到這個世界的玩家(player),若是遇上了盼望能和平交談,考慮到遊戲時代不能隨意進行PVP(Player versus player),如果這個世界是沒有限制,那麼在緊急狀態時就會演變成戰鬥,說沒有自信戰勝對方,但恐怕死亡後能否像遊戲時代那樣使用混濁種子進行即時復活,這是無法證實的事情。

想起了當初進入社會時,各種事情的教訓後,時刻告誡自己無論幹什麼事情都要謹慎的認真考慮,要身心保持冷靜,不能懷有隨便的想法,每件事都要心思細密的思考,若不這樣就不能在社會上工作。
懷文露出平日上班時的心情,將自己的感情隱藏在心中。

「先去城市的地方取得情報嗎?」

懷文思考了各種事情,自己的語言,在這個世界能聽懂嗎,還有就是其他道具能否像變身卡片一樣可以運用起來,翻起布包中的道具-召喚之書,細心地觀望上面的文字,果然還是跟預想中一樣,與原世界的文字是一樣,那麼應該要與這個的世界的人交談後,才能得知結果。

懷文取出一瓶藥水-大的HP回復劑,將桃紅色的藥水喝下去,感覺到自身的體力漸漸地回復過來。

(果然是這樣…)

與遊戲時代不同,失去的血量不能自身恢復,是剛才攻擊自己所造成的傷口回復了,這樣更能證實這是真實的世界,不能疏忽大意,而且道具使用後便消失了,今後要考慮到不能隨便使用。
懷文確認手上所有的道具數目,露出相當自信的笑容。

時間漸漸飛逝,天色漸漸地改變,懷文不想為此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從布包中取出電單車外觀的道具,取出後變回了原來的大小,坐到電單車上。

沒有學習使用的方法,卻懂得如何操縱這個道具,這個世界果然還是很詭異,懷文如此心想道。

同時亦不忘記要趕快在黃昏前找一個安全的落腳處。

TO BE CONTINUED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4#
發表於 17-2-24 01:41 AM |只看該作者
本帖最後由 Kahori 於 17-2-24 01:42 AM 編輯

第二章 未知之地的危機(上半篇)

「爾莎......」
母親的吶喊聲傳到少女的耳邊裡,少女因為恐懼,身體無法動彈,站立於少女前方一段距離有一群狼的魔物,少女的身體不斷發出顫抖。
「誰能來拯救我的孩子,誰能聽見……」
母親發出嘶啞的叫聲道,只能無力的跪到地上,看著孩子被魔物吃掉。
這個時候天空上突然出現了與岩石大小相同的巨大冰塊,擊中了目標範圍內的狼群,無法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作出即時反應,被擊中的狼發出死亡前的嗚咽叫聲,全部都倒下地上。
母親看見狼群後一個男子的身影,拿着從未見過的法杖,全身藍色的服裝──

桑柏勒茲大平原的邊緣,一座零零散落的小村莊-多納拉村,隸屬於布里.佩斯特國境內,人口約為二百人,由於村莊需要向國家交稅,以季節採收的農作物的七成與村莊能生產的工藝品為征稅,村莊的邊疆雖然沒有可怕的魔物存在,但也有不能忽視的理由,桑柏勒茲大平原的東邊連接著安帝爾山脈,山腳下的地方存在著強大的存在所統領的兇猛魔物群體。
村民世代都在多納拉村莊定居,就算得知魔物的存在,卻不能離開自己的出生地,如果是因為對故鄉有感情,不想就此離開等等的理由,另一個理由便是移居到別處的話,無法維持現狀的生活環境。
養活一名成年人每天只需要五個銅幣,小孩子則是三個銅幣,村民能自給糧草,但沒有其他錢財能招聘冒險者,只能等待國家隔三個月派遣的近衛隊,讓他們到平原的邊疆附近狩獵強力的魔物或造成威脅的魔物。
如果出現無法殺死的特殊魔物,國家會從冒險者公會那裡聘請冒險者來進行獵殺的工作,以村莊作為最前戰線,利用村莊的地理形勢,讓魔物集中在村莊中心處進行殲滅,毫無疑問村民是國家用作棄子與糧食的生產工具,村民知道自己什麼價值也沒有,但是沒有因此而自暴自棄,而是作為人類的意志生存下去。

村民的眼裡中,沒有放棄希望的光芒,面容帶著微笑,但是眼神看起來並不是很有精神,微笑的背後便是虛偽的笑容,每天過著恐懼的生活,害怕某一天會被魔物襲擊而失去生命,害怕失去重要之人,面對這殘酷的事實,為了不讓別人感到不安,以微笑歡喜的心情去生活。

村落中的其中一間房屋,屋內住了一對母子,這是隨處可見的普通家庭,家中的父親因被國家徵召上戰場,沒有回來家裡的樣子。在這個國家裡,徵兵制度是國民必行的義務,成年的男性需要覆行義務,被派上戰場。像這樣缺少男性的家庭可是司空見慣,等待多年都沒見到父親的容貌的少女,沒有因為父親不在而感到不安,反而為了不讓母親擔心,而裝作成開朗性格的少女。
棕啡色的頭髮綁成卷髮,面形頗為尖,雪白的皮膚,像切開蘋果一樣,沒有任何缺陷,怎樣看都不是村莊的人,不如說像是貴族的女兒,身穿的都是比較樸素的長裙,雖然沒有縫補的痕跡,這身衣服也說明了家中還是能自給自足。
「母親!早晨…...」
少女打着呵欠,從床上起來,走到正在廚房準備早餐的母親那裡。
「早晨啊! 爾莎...」
沒精打彩的樣子,怎樣看都不像是平常的──爾莎,就像一副青春期的少女那樣思考事情。
爾莎露出害羞的表情,身體左右搖擺,手指交叉放着,面額露出像蘋果般的淡紅色,不敢與母親對上眼神。
「…...那…那個…怎能…說出......」
爾莎戰戰兢兢地回答母親的問題,露出不像平日的表情道。
母親轉身看向正在害羞的爾莎。
「難道你愛上了布鲁克家的格吉爾哦!如果是他的話,母親絕對不會反對你喲!」
這孩子也到戀愛的年紀了,作為母親的我,真是感到很欣慰,希望這孩子也能夠得到幸福的人生,不要像自己的人生那樣失去了一切,母親的心中如此道。
「才不是這樣啊!」
爾莎發出吼叫的聲音,不滿的表情都寫在面上。
(才沒有喜歡那種家伙…但是他真的很帥氣,那張臉像是自然界畫出來的容貌,沒有絲毫的缺陷,他會喜歡像我這樣不懂禮節的女性嗎?)
用平民這兩個字形容就是最為合適,爾莎認為自己的身份不可能與格吉爾一起,沒有像貴族那樣的禮節,格吉爾的家族是貴族的分家,怎會在村莊選一個普通農村女子作為自己的側室。
對於自己的樣貌並非沒有自信,而是因為農民家的身份,就像天與地之間那樣無法觸及。
「我家的孩子就是這副模樣,才擔心你幾時才能結婚喲,看來沒有什麼可以──」
「我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空氣被凍結了。
「就是你經常自說自話,我不是你,我就是我,只是你認為自己得不到美滿的幸福人生才拿我來當作替代品,常常將結婚放到嘴邊上,那不過是自我滿足。」
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語,與剛剛那個害羞的表現,簡直是判若兩人,而且這個理由對於爾莎來說,那才是她內心的真正想法。
「我不要再見到你……」
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
砰的一聲,門撞至房子內的牆上,奔跑到村莊的東邊去。
「爾莎……」
撲通的一聲,母親手上的木湯殼掉在地下。
爾莎一人跑走到村莊的無人地帶,卧在木屋的外牆上。
(結婚什麼只是母親的私慾,因為失去了父親,失去了男性的她,總是想着自己的女兒當成是她自己...總是一副自說自話的表情,從來沒有理解過我的心情,但是...真的很蠢啊,後悔也沒有什麼意義,該回去道歉嗎?)
爾莎想起小時候的父親的笑容,與母親三人歡樂的日子,雖然很貧窮,但總是把最好的給自己,衣服本是很簡單就可以,因為要下農田幫忙耕作,但是母親以「我家的孩子可是女孩子,應該給她穿上更好的衣服」這類的說話,自己卻沒能說出「這樣就可以了」的話。
真是沒藥可救,變成被母親討厭的孩子,說出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爾莎為自己的衝動而後悔。
「果然像我這樣的女性,還妄想得到別人的愛……」
沒有得到任何的回答,爾莎蹲下身子,雙手交叉圍著自己。
「嗚嗚... ...」帶著點悽慘的哭聲,嗚咽著......

懷文乘著電單車穿過了遼闊的桑柏勒茲大平原,自然的環境使他沉醉於思考之中,
並沒有放下警戒的心情,看向大平原的四處,沒有發現任何生物的跡像,走到近似樹林的地方。
下車後正在思考如何將道具收進布包中,電單車好像被魔法附身一樣,自動變小了,放在手掌上感覺不到重量。
(不懂這個世界是怎麼一回事,布包中沒能找到屬性精靈的原因是什麼,而且倉庫內的物品也沒能找到,莫非是沒有一同傳送到這裡,還是有別的理由,不論是那一個理由也無法解釋現在的情況…)
......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已經覺得這是在開玩笑吧。
懷文思考的同時,向天空伸手,那瞬間看見自己的手突然不見了。
「哇......!」
懷文發出驚慌的叫聲。對於這樣的異常景象感到非常恐懼,試圖將手臂從消失的地方拉到自己的身邊。手臂穿過去的地方,如果這是黑洞,倒不如說這是如同二次元空間一樣的存在,沒有盡頭的擴展下去。
......其他人應該不能進來這個空間的吧?
當然沒有人能夠回答懷文的問題。
(還是先確認一下裡面的全部物品…)
手臂再次伸去四處的地方,懷文發現如何在這個世界要取出倉庫物品的方法,就像遊戲時成功強化人物變身卡片時的喜悅感,無法以語言表達心情,突如其來的暴漲情緒像投下炸彈般,無法停止下來。
「哈哈哈哈…哈哈──」
傳出瘋狂的笑聲,是充滿興奮的自信情緒,也像是失去了理智的笑聲一樣,但是很快就像斷線玩偶一樣,突然冷靜下來。
(好像高興得有點忘形...)
從來未有過這樣的心情啊,自從進入社會後,未曾放下撲克的面具,自己竟然能夠在未知的環境下能保持這麼冷靜,是自身的習慣嗎?難道這才是真實的我嗎?但是內心的不安卻沒有消失,因為不是安全的地方才會有這樣的感覺,還是說心理上還是無法接受,不論是那個理由也好,也是無法平隱目前的心情。
懷文在空間中不斷尋找,取出了一隻全身水藍色的小生物,外表像個女性,擁有像童話故事中的精靈的翅膀,但是不像人類的腿部,而是像人魚那樣的傳說生物的尾部一樣,幼小的手拿着小型的法杖,樣子像在沉睡般。
(這個是水精靈嗎?)
懷文想到在那時候沒有在意它的外表,只是用水精靈來稱呼它,如果用少女外表來形容的話,外貌更像女孩子的外表,頭髮束成左右對稱的球狀,如果硬要說的話,更像是兩個深藍色水球與女孩子融為一體的感覺,耳朵邊有個下垂的藍色球,擁有人類的上半身以及下半身為人魚的特徵,與其說是精靈,倒不如說更像是人魚可愛外表的魔物。
在Nostale中被稱為屬性精靈(Elementa elf)的魔物,與玩家形影不離,甚至到了沒有人會不帶它出門的地步,在強化角色運用各種技能方面,還會附帶提升屬性傷害值,當升至最大值的時候,配合人物變身卡片會使角色的力量提升;分為精靈、商城精靈、進階精靈,而常見的精靈,能夠在任務中獲得,升至一定的百分比,最高為八十,能將力量提高至極點,也有來自商城的精靈,比起任務中的精靈相比起來不是同一個層次,如同成年人與小孩的分別,懷文取出的則是進階精靈,已經是成長至最高百分比的精靈,雖然外表沒有任何變化,但是能發揮出來的力量卻無與倫比。
要如何使用,想到在遊戲中只要點雙擊後,便能使用手上的物品,在真實的世界中,要怎樣才能使用,懷文對此感到疑問。
(其他的道具只需拿出來,就像知曉自己的意志,會自動發動,但是水精靈卻沒有如同自己的意志那樣行動,是怎麼回事?)
懷文反覆深入思考,還是沒法得出答案。
水精靈貌似對懷文的想法起了反應,雙眼微微地張開,淡藍色的小瞳孔,與懷文的眼神相互對視。
「這裡是……」
(竟然說話了…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只是一件道具怎會可能會像人類那樣說話…?)
如果這裡是魔法的世界,那麼就變成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腦海中不知不覺就浮現出這種想法的—懷文,不斷用各種結論反覆推翻自己的答案,但是被水精靈的一句說話,各種答案被一一否決。
「是你喚醒我嗎?」
(喚醒?這是在說什麼話,不是一直都在我的倉庫中嗎?)
懷文沒有將內心的想法說出來,水精靈打了個呵欠,用細小的手指輕輕地柔着眼皮,讓人感覺是在長久的沉睡中甦醒過來,背部的藍色翅膀微微地拍動,飛到懷文的面前。
「我是水精靈(Sea Elementa elf)勒特爾,主人的名字是?」
水精靈輕輕地歪着頭,在懷文的頭上迴轉飛行,像是對懷文的行為感到疑問,又像是對沒有理會自己的主人的反應而感到不滿的樣子。
「我身上有什麼嗎?」
懷文頓時清醒,發現已沉思在自己的世界中,忘記了水精靈還在自己面前。
「沒…沒有什麼…」
懷文因為水精靈的發問,回答變得支支吾吾。
(是因為沒法習慣對女性說話嗎?)
水精靈幼細的食指抵在嘴唇上,歪頭看向懷文,像是在說「主人的反應很奇怪,是被討厭了嗎?」的話。
懷文先將水精靈勒特爾的事情放到一邊去,大力深呼吸一下,讓心情回復平靜,發現遠處的草地下有複數的動物腳印,而且從步伐的進程來看,應該在找尋人類的居住的地方。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5#
發表於 17-2-24 01:42 AM |只看該作者
第二章 未知之地的危機(下半篇)

(從腳型看起來,應該是肉食性的怪物,不......是魔物…)
規律的前進模式,魔物是有智慧存在,懷文從這樣的情況來猜測,是要前往襲擊人類居住的地方,還是有別的理由,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的結果,都是對現況不利的因素,這附近一帶什麼都沒有,就結果來說應該是前
者。
懷文細心觀察地面上的腳印,前方的腳印漸漸遠離平原,而且樹林的稀疏說明了這裡的前方是村莊或樹林的盡頭。
這種不安的感覺,希望自己的假設是錯的,是由心底內發出的不詳感,心臟跳動了一下。
(繼續前往嗎?)
如果真的有危險的魔物出現,人物變身卡片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中使用的話會是怎樣,殺掉對自身受到威脅的危險的魔物嗎?像遊戲時那樣殺掉魔物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考慮到這裡已經不是遊戲。
在懷文的世界中,殺害生物也會觸犯法律條例,後果極為嚴重,如果只是殺害身邊的昆蟲等小生物,不會受到法律的懲治。懷文考慮到如果這裡確實不是原來的世界,而是別的世界,那樣的話就多少沒有怎樣的罪惡感,但從種種的不安理由,還是無法對此下定判斷。
懷文曾經在讀書的時代看過生物相關的影片,生物界中的物種都是以弱肉強食的定理為生存,沒有力量的種族只有被淘汰,如果人類在這個世界裡,是作為被捕食的一方,那樣的話,沒有力量的人就不能生存,弱小的都要死亡。
如果前方真的有村莊,那些危險的魔物應該正在前往該地,懷文考慮到能對此進行救援的話或許能賣個人情給村莊中的人們,也能收集這個世界的情報,如果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便會被人利用,就像剛剛入到新公司的情況,什麼都不清楚的環境下會變得愚蠢,還會被人隨意擺弄。
雖說自身的實力也不是最強,而且對於這個地方有什麼物種的存在,這一點也是帶來不安的感覺。
(有必要測試一下嗎?)
懷文在Nostale的時候是滿級的玩家,滿級的指標是等級達至最高的九十九級,但在遊戲內,九十九等的玩家是很常見,但是擁有強大裝備的玩家數目不多,持有相同稀有與等級的裝備與道具,也不一定是相等的實力,這不是數據的影響,而是技術與經驗的差距。
對於自己的身體現況,並不是完全理解,自己是與遊戲角色融為一體,那麼在體力與其他方面上是否會像遊戲那樣。能感覺到有一股異常的力量在體內,但無法解釋這個力量是怎麼一回事。
懷文將兩件傳說等級稀的裝備放到空間裡,然後又從空間中取出一把金黃色的法杖,雖然杖身比較幼小,等級也只有六十三級,品質的稀有度是神秘的,名為魂之杖的法杖,曾經是新手時代後期常用的武器。
另外還取出一件以藍色為主打,有鲜紅色的直線圖形的布料邊界所包圍,還有白色的底為配塔,連鞋子都是與法袍相同色彩,這是精神系列防具的賢者法袍,等級也不遜色,亦有七十四級的等級,與魂之杖相同的稀有度。雖然比起以材料收集合後再合成,然後再強化的裝備比較起來都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且等級上也相差一截距離。
強化裝備的等級強度,階段由低至起排起為零至到十,懷文取出的裝備強化階段分別為五及七,若是要將裝備提高至最高境界,還有被稱為強化盾的特殊物品,分為魔性盾、戰鬥盾、特殊盾,三個不同的類型的強化盾能夠將裝備提高至最強極限,或者將裝備變為特殊專屬強化,比如說提高每秒傷害怪物的攻擊值、提高屬性對抗怪物或玩家(Player)、專用對付王怪或玩家(Player)的肉盾、或專精人物屬性卡片特別強化等等的類型。
鑲入了強化盾的裝備,會變成玩家(Player)的個人物品,無法交易出去,如果想將裝備轉移到其他角色身上,使用大量名為神韻香水(Charm perfume)的道具,就能給裝備轉換成個人使用。
懷文漸漸適應了自己的身體,由於現實世界的身高以及外表不同於Nostale身體機能方面,比起原來的世界那時候更為強壯,應該是受到遊戲角色的影響,懷文如此判斷,想起了自己原來的身體會變成怎樣,能夠有回去的手段嗎?
(在未能了解這個世界之前,只能以這個樣子活着嗎?)
假設這個世界沒有任何限制,就能自由穿上任何等級的裝備,若是這個世界不用大量神韻香水就能解除限制,懷文考慮到如果被這個世界的居民偷竊了身上的裝備,就算能殺死對方再奪回裝備,也不是上上策,如果有玩家(Player)站在這名居民的背後,就會讓事情變得麻煩,可能連對話的機會都談不上。
「主人,現在要做什麼嗎?」
懷文沒有理會水精靈的說話,繼續向着稀疏的樹林前去,眼前的光景是散落在各處的房子,房子的邊緣外,有一排簡單的柵欄,包圍著房子的外圍,農田並排列在村莊的西邊,還是白天的狀態,但是太陽的位置已經不是在最高的地方,這意味着快要進入黃昏的時候。
「沒有任何人...主人」
村莊的外圍沒有任何人在,懷文慢慢地靠近村莊的入口,發現氣氛很沉靜,不像是有人在此居住的感覺,慢慢觀察各處地方,只見到地上還有用作農耕的工具,而且農田上的農作物依然荗密地生長。
(為什麼會沒有人?)
再看向附近的房間,沒有燈火照明,每一間房屋都關上了木窗。
懷文見到地下的影子變大了,看向身後發現一頭與狼相似的魔物,身體比較巨型,全身暗灰色的皮毛,瞪向着懷文這邊來。
「吼吼吼…..」
露出滿口的尖牙,流出少量唾液,與懷文的眼神對上,身體微微蹲下,打算飛奔出去。
《玄冰長矛(Ice Lance) 》
結冰的柱子從什麼都沒有的空中出現,擊中目標的狼,從飛奔中的動作掉落到地上,冰柱刺中狼的身體,發出嗚咽的叫聲,倒在地上,沒有要站起來的動作,只是靜止的伏在那裡。
懷文慢慢走向狼的身邊,內臟都暴露在外面,傳出一股濃厚的血腥味,刺在魔物身上的冰柱漸漸化為水。
懷文露出自信的表情,想到自己能使用這股力量,平隱的情緒也開始變得對此愚愚慾動,忍不住要說出「真棒!太厲害了」,但是在這個沒有任何人的地方說出這樣的話,感覺會很奇怪,但是一擊就能殺掉,或許是這個世界的魔物太弱了,但想到如果只是少部份,那種揮之不去的不安還是不能消末去。
(很噁心啊!曾經也看過這樣的生物影片,嚇得一星期不敢食用血紅色的食品,雖然後來慢慢習慣了,但是…為何不會像遊戲那樣消失啊!)
殺死了這樣的危險魔物的維克——自己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這是認為理所當然的結果,就像在遊戲中殺死魔物一樣嗎,在見到水精靈的時候,認同了這是正常嗎,不論那一個理由,都解釋不了現在的狀況。
(果然這真的不是遊戲的世界,若是以半吊子的心情來對待,就會被剛才的怪物所殺害..)
懷文馬上轉身,無視了身後的魔物屍體,走到最近的一間房屋。
咚咚,敲響木門的聲音。
「請問有人嗎?我是一名旅行者,能開門嗎?」
等待了一會兒的懷文,不斷敲打木門,但是五分鐘後,懷文靜止下來,輕輕的推開木門,發出滋滋的聲音往後移動,發現房屋中沒有任何人在裡面。
「這是怎麼回事?」
懷文陷入於思考之中。
(村莊看起來沒有任何破損,狼不是群體行動而是單獨行動嗎?)
懷文的世界中,是接近狼的近親的同種類生物,但對這個世界來說,是一種危險的魔物,由於魔物也會有自己的族群,也就是說有目的而行動,只留下個體來防止獵物逃走,說不上是良策。
懷文向村莊的中心前去,村莊一片寂靜,每間房屋都沒有燈火,遠處有一間房屋並沒有關上門,但是裡面有一股血腥味,地上有無數的腳印。
(這些腳印是草原時見到的那些嗎?這樣說起來,村人是發現了狼群的入侵,所以逃脫了?)
懷文沒有進入那間房屋,而是向着村莊的裡部前行,見到倒地的數個人影,及以被殺死的魔物殘骸,傳出濃厚的血腥味。走近那些倒地的人們,身體多處被咬傷,而且大量出血,甚至有一部份遺體被咬得體無完膚。
懷文感覺到背後有一股寒顫,立刻轉身,見到伏在地上的魔物還有微微的氣息,瞪着這邊來。
懷文舉起小法杖,魔物勉強挺起像被大石壓倒的沉重身體,四肢都微微的抖動。
《冰結沖擊波(Freezing Blast)》
小冰塊不斷射向狼的身體,這次沒有再站立起來,懷文再觀察四處,沒有發現任何生物的動靜,只是一片寂靜。
「很危險啊!」
如果沒有察覺到狼死前的垂死掙扎,便會造成致命的錯誤,時刻都要提防背後,不能被敵人站到背
後,懷文發現自己犯了這樣的錯誤,更加提醒自己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是自己一人,需要注意各種安全。
這個時候,村莊的另一個方向傳出笛子的聲音,方向是村莊的另一邊。
「這個聲音是用來吸引魔物的注意嗎?村莊的人們應該是在那裡嗎?」
懷文思考了一會兒,想不出其他理由,如果魔物還在那個地方埋伏着,這樣的情況只會使村莊陷入危機。
(果然還是前往那個方向去,如果不消滅這些狼,這樣難以休息啊!而且這裡是什麼地方,想弄個清楚哦…)
「主人,我想睡覺...」
懷文未有任何回應,勒特爾就鑽進他的法袍裡。
(真是個自行我素的小鬼!)
懷文心中不禁想吼叫出來,但是想到在這個地方一個人突然吼叫會很難為情。
對於身處在未知的世界,揮之不去的不安感和恐懼,連想像也不敢去想像,懷文閉起雙眼,大力的深呼吸一下,這樣是為了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
懷文從布包中取出一個外表是老虎的道具出來,擁有灰色帶斑紋外表的老虎。將它放到地上,與電單車那時候一樣,被魔法附身漸漸地變成原來的大小。
(在遊戲時代看起來也像真正的生物,現在看起來真的很像真正的老虎,這個真的能騎上嗎?嘛…應該使用電單車那樣的正常坐騎,牠好像瞪着我這邊來…)
「你是鄙人的主公嗎?看起來像個小孩,看來實力也不怎麼強。」一邊說着話,一邊玩弄自己的爪子,沒有理會懷文的意思。
灰色帶有直線斑紋的毛皮,外表像是玩偶一般的東西,正確一點來說,就是貨真價實的老虎。
「人類…這是在那裡嗎,能告訴鄙人嗎?藍色的古怪衣服的人類,為何不回答鄙人的問題…」歪着那個只有灰色毛髮的頭顱。
懷文的頭髮的眼睛被黑影遮掩了,冷凍的霧氣從腳下向外洩出,漂到老虎的腳下。
「咿…咿呀呀呀………….」
懷文舉起法杖,冷凍的霧氣集中到法杖的頂端,沒有任何詠唱的動作。
「零度──」
「住手呀!主公…不.......是鄙人的錯!」老虎低下頭,身體伏在地上。
懷文發動的魔法被老虎的古怪舉動,使致魔法被喊停了。
(這家伙在做什麼?)
「怎麼回事?這個姿勢是什麼意思?」
「這是鄙人的最大的臣服姿勢,鄙人做出的無禮舉動,請原諒鄙人...不...主公...」
老虎偷偷的看向懷文,那滴水汪汪的眼睛,像哀求般不斷凝視着。
懷文像放下重擔的心情般,低沉的的嘆氣聲,舉起法杖的手漸漸放下。
「站起來啦,現在有重要的事要辨,原諒你的舉動,先讓我騎到你身上,我要前往村莊的另一處地方。」
灰色的老虎伏低身體,讓懷文能坐到背上,懷文左腳放到老虎的背上,坐了下來,但是由於沒有使用韁繩的緣故,懷文用手抓住牠的皮毛。
「主公,能為鄙人改個名字嗎?」
它不是應該有名字嗎?懷文想起了還是坐騎的時候,道具名為飄逸之雪,但是卻變成了真正活著的生物,如果說這是魔物的一種,不如說更像夢古那樣的寵物,想到這一點的維克,開始對突然其來的事情感到苦惱了。
「.........」
懷文發覺自己又開始忘我地思考,看到老虎對自己的舉動感到迷茫了,露出像小孩子對父母的行為感到不解時的純真眼神。
「我知道,還有….」
懷文幾乎就說出了自己現實中的真正名字,想到應該使用自己在遊戲時的名字,但該使用那個呢?在遊戲時也有很多稱號,但如果有與自己為敵的玩家(Player)也被傳送到這個世界來,被識破了的話,就會讓事情變得麻煩了。
投下巨大的彈頭,下定決心的懷文,說出自己的名字。
「那麼你就叫雪洛,而我的名字就是維克.卡諾斯.沃恩,你稱呼我維克就好了,還有就是不要用主公這個稱號。」
這個稱號曾是推特網站上曾使用的名字,因為流行命名西方形式的名字,自己也裝模作樣地命名一個,沒想到竟然能用得上這個名字,雖然有多少感到難為情,但是這樣的名字,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懷念。
「了解!主公,鄙人會記住大人的稱號。」
(真的聽得懂嗎?唉,每一件事情都那麼奇怪,真是受不了….)
維克以手掩著額頭,嘆氣的一聲,畢竟維克只是一個普通的社會人士,對於被這樣加上敬稱的舉動,感到渾身不自在,不再去想這件事情,放下這樣的心情,對着雪洛說出第一道命令。
「雪洛,你帶我前往那裡吧!」維克指向村莊的東邊,雪洛以點頭回答。


TO BE CONTINUED

Rank: 10

UID
1320293 
帖子
3618 
積分
3709 
Good
163  
註冊時間
09-6-7 
在線時間
994 小時 
6#
發表於 17-2-27 05:01 AM |只看該作者
事實就是哪一邊人流也不多,唉,堅持看看吧?

Rank: 2Rank: 2

UID
4414378 
帖子
87 
積分
109 
Good
7  
註冊時間
16-10-18 
在線時間
157 小時 
7#
發表於 17-2-28 12:01 AM |只看該作者
F91西布朗 發表於 17-2-27 05:01 AM
事實就是哪一邊人流也不多,唉,堅持看看吧?

有堅持阿,但我平時也很忙,回到家已經一身疲勞,盡量交出貨~感謝支持^_^
‹ 上一主題|下一主題
你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聯絡我們|Archiver| 2000FUN論壇

SERVER: 2 GMT+8, 20-11-24 12:13 AM , Processed in 0.09374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Sponsor:迷你倉 , 網頁寄存

Powered by Discuz! X1.5.1

© 2001-2010 Comsenz Inc.